此时,唐龙的凶残,已经深入人心了。

尤其是六扇门的人,都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

再看鬼刀卫无忌,也是强忍着怒火,但就是不敢跟唐龙动手。

不是卫无忌不想,而是他一点把握都没有。

万一被唐龙虐成狗怎么办?!

没办法,鬼刀卫无忌只好跟着唐龙进了废弃楼。

其实对于贡布,卫无忌还是挺忌惮的。

这几年,卫无忌带人追捕了贡布不下十次,但每次都是损失惨重。

进了废弃楼,唐龙就运起透视眼,四处扫视着。

很快,唐龙就锁定了二楼大厅。

上了二楼,唐龙就见大厅的石柱上,绑着铁可馨。

而站在铁可馨身前的,则是一个身材高瘦的喇嘛,那喇嘛眯着眼,身上挂着不少的瓷瓶,手里还拎着几个瓷瓶,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纯美少女树间休息

“啧啧啧,唐龙,你胆子不小呀,竟敢一个人前来,难道你就不怕我杀死你吗?”贡布阴厉的笑道。

唐龙眉头一皱,沉道“说吧,你找我来到底什么事?”

“强巴跟萨满的武功是你废的?”突然,贡布脸色一寒,一脸杀气的说道。

唐龙指着一旁的卫无忌说道“不是我,是他。”

“唐……唐龙,你……你什么意思?”

见贡布看来,吓得卫无忌浑身哆嗦道“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我根本不认识什么强巴跟萨满。”

“哼,就凭这个废物,怎么可能废掉我那两个师弟?”

贡布瞥了一眼卫无忌,一脸鄙夷的说道“哼,夜叉八大鬼将中,也只有鬼僧释天羽,才能勉强跟佛爷我一较高下,至于这个什么鬼刀卫无忌,佛爷我吐口唾沫,都能淹死他!”

士可杀,不可辱!

好歹也是龙魂的精英,卫无忌怎么可能受得了贡布的这种羞辱?!

的确,卫无忌不是贡布的对手。

但也至于,被贡布一口唾沫淹死吧?!

“贡布,你太狂了!”

话音一落,就见卫无忌拔刀朝贡布冲了过去。

不等卫无忌冲到跟前,就见贡布屈指一弹,只听‘咔嚓’一声,卫无忌的虎头大刀,直接被佛珠给震断了。

而那颗佛珠,则是去势不减,直接击飞了卫无忌。

嘭呲呲。

在水泥地上滑了有七八米,卫无忌这才被唐龙给一脚蹬住了。

“你怎么进的龙魂?走后门吗?”看着脸色苍白的卫无忌,唐龙一脸无语的说道。

好歹也是丹劲初期的高手,却连贡布的一颗佛珠都接不住了,实在是逊爆了。

此时的唐龙,已经懒得吐槽了。

“你……你又侮辱我!”

卫无忌捂着流血的肩膀,一脸怨恨的说道“有种你上去试试,你根本不知道贡布的强大,他练得可是密宗的龙象功,内劲浑厚,力道惊人,丹劲后期的绝世高手,整个龙魂中,除了八大巨头等人外,敢跟贡布正面抗衡的人,绝对不过十个。”

据唐龙所知,密宗的龙象功以力道著称,不仅可以炼皮,还可以炼筋骨,是一门不可多得的功法。

但是,这种功法很难修炼。

有的人终其一生,也只能练点皮毛,根本领悟不了其中的精髓。

而这个贡布,却练成了龙象功,气力惊人,的确不容易对付。

“啧啧啧,看在你会说话的份上,佛爷我可以饶你不死!”

贡布瞥了一眼受伤的卫无忌,一脸怪笑着说道“不过,唐龙就没那么幸运了!”

啪啦!

突然,贡布随手丢出了一个瓷瓶,却见那瓷瓶,瞬间爆裂,散出了一缕缕的青烟。

“小心!”

“有毒!”

唐龙脸色一变,急忙屏住呼吸,抬脚踹飞了卫无忌。

而此时的卫无忌,也是破口大骂,把唐龙的十八辈祖宗都给骂了一遍。

不过,等卫无忌看到唐龙被那些青烟包裹的时候,他心里竟然有点狂喜。

啧啧啧,小杂碎,让你狂,看来怎么死!

刷!

突然,卫无忌纵身一跳,直接跳出了废弃楼。

而那些青烟,则是紧接着冲了出去,很快就消散在了空中。

啪啦!

啪啦!

啪啦!

一个个的瓷瓶抛出,很快,废弃楼的二层就被刺鼻的青烟给缭绕了。

“嗯嗯哼。”看着眼前的青烟,铁可馨拼命挣扎道。

只可惜,铁可馨的嘴上缠着白布,根本不出声。

再看铁可馨的脸,已经变成了青色。

“啧啧啧,小畜生,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废掉我师弟?更是出言羞辱我师尊!”

“来呀,继续嚣张呀!”

“实话告诉你吧,这种毒烟是我亲自配制的,只要吸入一点,身体就会慢慢的腐烂,最后七窍流血而死。”

看着被青烟包裹的唐龙,贡布转着佛珠,一脸阴笑道“啧啧啧,小畜生,现在知道佛爷的厉害了吧?”

“你说什么,能不能大声点?”唐龙捂着口鼻,扯着嗓子喊道。

啪嗒。

啪嗒。

啪嗒。

看着脸色青的唐龙,贡布想都没想,大摇大摆的朝唐龙走了过去。

每走一步,水泥地面上就会多出一道脚印来。

很显然,贡布是在炫耀他的武功。

在贡布看来,唐龙已经是瓮中捉鳖了,只要他随便动动手指头,就可以像捏死蚂蚁一样捏死唐龙。

只可惜!

贡布失算了!

“叮,恭喜宿主成功激活火焰符lv2,激活后,可以瞬间喷出火焰。”

在激活火焰符lv2后,唐龙一掌拍向了贡布的胸口,只听‘嘭’的一声,就见贡布的身子呈弓形倒飞了出去。

再看贡布的胸口,竟然多了一道烧焦的掌印。

“怎么可能?火焰刀?!”看着唐龙右掌缭绕的火焰,贡布一脸惊恐的喊道。

火焰刀,是一门极其高深的掌法,需要将内劲聚集到掌间,灼热无比,一旦被击中,就会有种被火焰灼烧的感觉。

这可是密宗的不传之秘!

就算是魔佛波旬,也不会火焰刀!

咻!

咻!

咻!

突然,贡布随手拽下几颗佛珠,猛得朝唐龙胸口射了出去。

而唐龙,则是伸手一抓,就见那些佛珠瞬间燃烧成了灰烬。

“小畜生,这一掌,佛爷我记住了,咱们走着瞧!”贡布暗恨一声,这才转身跳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