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哧!

正打算喝酒的唐龙,又一个没忍住,再次把嘴里的酒给吐了出来。

不巧,正好喷了奥拉一身。

而此时的奥拉,也是一脸的错愕,出什么事了?!为什么我的脸上是酒水?!

懵了!

奥拉,彻底懵了!

梵提冈的圣骑士,竟然被人喷了一脸的酒?!

这要是传出去,他奥拉的老脸往哪放?!

原本打算对奥拉动手的冥王克莱门特,突然停下了脚步。

解恨呀!

这可真是解恨呀!

其实呢,冥王克莱门特早都认出了唐龙。

羞涩晶晶的初秋风采

要不然,冥王克莱门特也不会上前打招呼。

作为一个杀手,冥王克莱门特对气息很敏感。

尤其是在靠近唐龙的时候,冥王克莱门特越坚信,梅丽莎的男伴,就是唐龙易容的。

据传,华夏有着一门缩骨术,可以短时间内改变骨骼的形状。

所以呢,对于唐龙来说,想要易容,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见奥拉有点蒙,一旁的冥王克莱门特忍不住嘲笑道“哈哈,奥拉,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你……!”

奥拉一时语塞,这才扭头怒视着唐龙吼道“混蛋,你个臭小子,竟敢喷本骑士一脸红酒?!”

唐龙一脸无辜的说道“我又不是故意的,主要是你说的话,恶心到了我!”

“混蛋!”

见唐龙强词夺理,圣骑士奥拉一脸愤怒的喊道“臭小子,决斗,本骑士要跟你决斗!”

咕隆隆。

唐龙倒着酒说道“抱歉,我拒绝!”

奥拉抹了一下脸上的酒水,一脸狰狞的笑道“啧啧啧,小子,你不会是怕了吧?怕的话,就赶紧跪地求饶,或许,本骑士可以看在梅丽莎的面子上,饶你一条狗命!”

唐龙轻蔑一笑道“呵呵,我不是怕,而是因为,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对手!”

被藐视了?!

堂堂梵提冈圣骑士,竟然被藐视了?!

而且呢,藐视奥拉的人,还是梅丽莎的男伴!

虽然,奥拉跟梅丽莎都是梵提冈圣部的人。

可是呢,一直是面和心不和。

试问,奥拉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唐龙呢?!

咔咔。

奥拉捏了一下拳头,一脸愤怒的喊道“臭小子,本骑士要打烂你的狗嘴!”

话音一落,就见奥拉飞身跃起,一个下劈,狠狠劈向了唐龙的脑袋。

而就在这时,梅丽莎突然出手,伸手抓住奥拉的脚腕,猛得把他给甩了出去。

还好,奥拉反应及时,这才没有出丑。

这还是唐龙第一次见到梅丽莎出手。

唐龙怎么也没想到,梅丽莎的实力会这么强。

最起码,在圣骑士奥拉之上。

不过呢,这也难怪。

毕竟,梅丽莎是梵提冈的圣女,实力怎么可能弱的了?!

就在这时,一旁观战的克丽娅冲了上前,一脸愤怒的喊道“梅丽莎,你为了一个小白脸,竟然对自己人出手?!”

梅丽莎冷冷的说道“他是我带来的,你们敢动她,就是与我梅丽莎为敌!”

“咦?出什么事了?梵提冈的人怎么起内讧了?”

“我听说,这梅丽莎跟克丽娅都是梵提冈的圣女,只不过呢,不属于一个圣部,两人从小就不对付,一见面就死磕!”

“哼,你懂什么,据我所知,这克丽娅嫉妒心极强,不管是气质,还是长相,都比不上梅丽莎,要不是因为她爷爷是神骑士,估计她连圣女都当不上吧。”

“嘘,小声点,这克丽娅可是出了名的小鸡肚肠,小心被她给盯上。”

围观的人,也都小声议论道。

嫉妒?!

搞了半天,原来是因为克丽娅嫉妒梅丽莎呀。

不过也是,这梅丽莎确实比克丽娅优秀的太多。

咔咔咔。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克丽娅气得直咬牙道“梅丽莎,我可以原谅你,但绝对不能原谅你的男伴。”

梅丽莎轻笑道“呵呵,你原不原谅,那是你的事。”

“梅丽莎,你竟敢对本骑士动手?!”

就在这时,奥拉冲了上前,一脸愤怒的叫嚣道“以前,本骑士是忌惮塞克斯诺,可现在不一样,塞克斯诺已经被唐龙给杀了,你觉得,还有人会守护你吗?!”

“什么?唐魔王杀了塞克斯诺?”

“嘶,不是吧?这唐龙,也太生猛了吧?”

“何止是塞克斯诺,我可是听说,连塞克斯诺的师傅,小雷神马库斯,都被唐龙给杀了!”

围观的人,也都纷纷议论道。

梅丽莎冷冷的说道“那是塞克斯诺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哼,好一个咎由自取!”

奥拉哼了一声,一脸杀气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本骑士就来领教一下你梅丽莎的厉害!”

刷!

话音一落,就见奥拉拔剑刺向了梅丽莎的胸口。

就连梅丽莎也没想到,奥拉竟然敢对她出手?!

而且,这么近的距离,梅丽莎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嗖!

就在这时,坐在沙上的唐龙,猛得屈指一弹,就见一粒花生米,旋转着击向了奥拉手中的长剑。

紧接着,就听‘啪嚓’一声,奥拉手中的剑,瞬间断裂。

而此时的奥拉,也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唐龙的实力会是如此之强?!

单凭一粒花生米,就震断了奥拉手中的长剑。

最让奥拉震惊的是,他握剑的右手虎口,都被震裂了。

咕咚。

唐龙抿了口酒,冷冷的说道“你堂堂圣骑士,竟然对一个女人出手,真是下作!”

奥拉活动了一下手腕,一脸忌惮的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唐龙冷道“我姓叶,单名一个‘爷’字!”

“爷爷?”奥拉下意识的说道。

唐龙戏谑的笑道“呵呵,你这孙子,可真是乖呀,来,别害羞,再叫一声,待会爷爷给你红包!”

此时的奥拉,也是气得面红耳赤。

奥拉知道,他被唐龙给套路了。

可是!

奥拉却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

一旁的冥王克莱门特,阴阳怪气的笑道“哈哈,奥拉,你不是一口一个圣骑士吗?有种就动手呀!”

咔咔咔。

而此时的克丽娅,也是气得直咬牙道“奥拉,傻愣什么呢,赶紧出手废了这小子呀!”

梅丽莎直接挡到了唐龙面前,一脸冰冷的说道“我看谁敢?!”

“哼,真是丢人现眼的东西,当着外人的面起内讧,你们真是把我梵提冈的脸都给丢尽了?!”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红色主教服的魁梧男子,龙行虎步的走了上前,身后还跟着一个鼻青脸肿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