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显然,这火烈真人蔡烈,就是在暗示韩灵月。

可是!

这蔡烈,注定会失算!

其实呢,一进武道山庄,唐龙就让慕容樱雪暗中联系了韩初雪。

原本呢,唐龙就是想让韩初雪对付蒲雪彤。

毕竟!

这蒲雪彤,是个变数!

难保,这蒲雪彤,不会跟尹逸仙说点什么。

而此时的韩灵月,也是一脸的挣扎之色,她实在是想不通,韩初雨为什么要让她替唐龙说话?!

要知道,唐龙可是废掉了贝克敌的四肢。

对于韩灵月来说,这可是报仇的好机会。

可是!

朦朦胧胧花期少女户外唯美写真

对于韩初雨的命令,韩灵月并不敢违背!

见韩灵月一脸的挣扎之色,蒲雪彤安慰的笑道“呵呵,灵月,不用紧张,把你看到的说出来就行!”

此时的蒲辰阳,也是一脸屈辱的看着韩灵月。

要不是忌惮韩家,蒲辰阳又怎么会甘心任由韩灵月摆布呢?!

咔咔咔。

韩灵月暗暗磨牙道“不是唐龙出的手,是蒲辰阳自宫!”

“什么?”

“天呐,这蒲家,可真是歹毒呀,为了报复唐龙,竟然不惜让蒲辰阳自宫?”

“真是卑鄙呀!”

前来赴宴的人,也都纷纷数落道。

蒲辰阳自宫?!

很显然!

这句话,已经洗清了唐龙的嫌疑!

倒是蒲雪彤,玉脸微变,一脸颤栗的说道“灵……灵月,你……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得呀?”

呼。

韩灵月吐了口浊气说道“蒲天师,我觉得这说话,还得讲良心,是什么,就是什么!”

良心?!

此时的蒲雪彤,差点气得吐血,还讲良心?!

谁不知道,韩灵月这个小魔女,仗着韩家,到处胡作非为。

还良心?!

直到此时,蒲雪彤才知道,原来掉到坑里的人是她!

唐龙耸肩一笑道“呵呵,多谢韩小姐还我清白。”

“哼,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韩灵月挽着胳膊,气哼哼的说道。

其实呢,韩初雨对蒲雪彤的怨念很深。

要知道,追捕薛金剑的那天,蒲雪彤竟然中途潜藏了起来。

如此行径,让韩初雨很是恼火。

只不过呢,碍于面子,韩初雨这才没有跟蒲雪彤撕破脸。

一旁站着的韩初雨,暗暗摇头道“雪彤,你为了对付唐龙,竟然如此下作,真是刷新了你蒲家的底线呀。”

蒲雪彤玉拳一紧,一脸阴沉的说道“韩初雨,你这是什么意思?”

韩初雨冷笑道“哼,蒲雪彤,我韩初雨这辈子,犯得最大的错,就是认识了你,从今天起,你我不再是姐妹!”

落井下石?!

这蒲雪彤,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呀?!

“混蛋!”

“韩灵月,你个毒妇!”

“是你!”

“是你阉了我!”

就在这时,蒲辰阳怒吼一声,挥掌拍向了韩灵月。

见此,韩初雨急忙上前呵斥道“你是想狗急跳墙吗?!”

嘭呲!

话音一落,就见韩初雨挥掌劈飞了蒲辰阳。

只是一掌,蒲辰阳就被打成了重伤。

再看蒲辰阳的胸口,竟然凹陷了下去,嘴角还挂着血丝。

蒲雪彤怒斥道“韩初雨,你下手也太狠了吧?”

韩初雨冷冷的笑道“呵呵,再狠,也狠不过你蒲家,为了陷害唐龙,竟然不惜让蒲辰阳自宫!”

“姑姑,是……是韩灵月!”

蒲辰阳咳了口血,指着韩灵月的鼻子喊道“就是这个贱人,是她阉了我!”

韩灵月躲在韩初雨身后,咬着嘴唇,一脸委屈的说道“蒲少,您可是金丹派的真传弟子呀,我怎么可能打得过你?!”

“是龙皇!”

“我是先被龙皇打伤的!”

此时的蒲辰阳,也是一脸癫狂的喊道。

龙皇?!

难怪,在武当之巅的时候,龙皇贝海天会突然现身!

看来,这一切,绝对不是巧合。

说不定,就是韩灵月一手谋划的。

说起来,这韩灵月,还真是心思歹毒呀。

吧嗒嗒。

韩灵月擦着眼角的泪水,一脸委屈的说道“诸位,你们都看见了,这蒲辰阳,不仅要陷害唐少,他还要陷害我爷爷龙皇!”

“哼,真是无耻之徒!”

“可不是嘛,龙皇前辈仁义无双,怎么会打你一个小辈呢?”

“先是陷害唐少,现在更是陷害龙皇前辈,如此反复无常的小人,真是该杀!”

看着眼泪婆娑的韩灵月,在场人,也都是一脸愤懑的说道。

此时的蔡烈,也是一脸的难看,原本以为,可以轻易的斩杀唐龙。

可现在看来,似乎已经不可能了。

不知道为什么,蔡烈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啪,啪。

就在这时,唐龙拍了拍蔡烈的肩膀,笑着说道“呵呵,蔡真人,您可是德高望重,您说说,这事情,该怎么处理呀?您之前,不是说要做主吗?好,我就让你做主!”

“你……!”

火烈真人蔡烈一时气结,强忍着怒火说道“哼,这可能就是一个误会!”

咕嘟。

蒲雪彤吞咽着唾沫说道“对……对对,就……就是误会,我……我就是跟唐少开个玩笑!”

“开个玩笑?”

唐龙摸了摸鼻子,似笑非笑道“呵呵,那好,我唐龙,也跟你开个玩笑!”

嘭呲!

突然,唐龙一抬脚,就见一道劲气,旋转着轰向了蒲辰阳的胸口。

瞬间,就见蒲辰阳的胸口,被一道劲气给击穿了。

噗。

蒲辰阳吐了口血,指了指唐龙说道“你……你!”

“辰阳!”

看着惨死的蒲辰阳,蒲雪彤睚眦欲裂道“啊,混蛋,唐龙,本天师要杀了你!”

可是!

不等蒲雪彤出手,就见蔡烈伸手拦住了她!

不管怎么说,蔡烈都是这场宴会的主人,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

蒲辰阳被杀,那是他死有余辜。

至于蒲雪彤,无非就是被蒲辰阳蒙蔽了双眼。

噗。

唐龙吐了口烟,呲牙一笑道“呵呵,真是不好意思,这玩笑,开得有点大了。”

“你……你你!”

蒲雪彤指了指唐龙,一脸怨恨的说道“好,很好,唐龙,你就等着我蒲家的报复吧!”

唐龙轻蔑一笑道“呵呵,蒲雪彤,在你蒲家报复之前,你是不是得道个歉呀?”

“道歉?”

蒲雪彤气笑一声,怒斥道“唐龙,你杀了我侄子,还要我给你道歉?!”

唐龙摸了摸下巴,一脸正经的说道“我觉得合情合理!”

“你……!”此时的蒲雪彤,差点被唐龙给气得吐血身亡。

就在这时,火烈真人蔡烈走了上前,一脸凝重的说道“唐龙,你这闹也闹了,杀也杀了,差不多也该收手了,不管怎么说,我蔡烈,都是这个宴会的主人,我的脸,你还是要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