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好久,程岚苏小小才从木屋出来,换上漂亮干净的衣服,简单打扮一下,虽然年纪还小,但美人的胚子已经显露出来。

李一然不由得多看了几眼,程岚笑嘻嘻的说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呀,哼!”

“嗯,变漂亮了。好了,现在去你们易灵姐姐那边,有意见没有?”

“呀!好呀好呀!” “哈哈,师父我们好久没见易灵姐姐了,她还好吗?”

“还行,走吧。”

光影变幻,众人出现在一片崇山峻岭之中,走到一处掐出法诀,一个羊肠小道凭空出现。

沿着小道走了没多久,几道身影出现,来人认出李一然身份,连忙行礼,李一然说明来意,一人走出朝前带路。

一路绕来绕去来到一处高山脚下,此时夕阳西下,天色渐渐暗下来。

领路人在山脚石壁按下几处机关,地面震动岩壁滑开,幽深的洞口出现,洞顶有光芒发出。

进入洞中走了一会儿,前方出现亮光,走出一看,高山里面被掏空,四周岩壁开凿了不少洞穴。

众人站进吊篮,缓缓上升,不少人在岩壁的石廊走动,有人看见李一然挥手示意。

没过多久,吊篮在顶部一处最大的洞穴停住,里面灯光已经亮起,有人在此等候,是刚过来帮忙易灵的叶子。

麻花辫粉嫩学生妹温婉如玉可人照

此时的她神情有些疲惫,迎了出来,勉强露出笑容,说道:“欢迎,嗯你们两个小丫头越长越漂亮了。”

“嘻嘻,叶子姐姐,上次临城坏蛋师父请我们吃饭,姐姐你出现一面就不见了,姐姐你怎么在这啊?”

“呵呵,一言难尽,都先进来坐吧。”

李一然刚坐下就问道:“小灵呢,跑哪去了?”

“哟,只关心你的小灵呀,我这个大活人坐在这你都不问候一声,臭男人!”

“呃,哈哈,我的错,那个,叶子大小姐,别来无恙啊。”

“少来,喂那个小子,说你呢贼眉鼠眼的乱瞧什么,过来给她们倒茶。”叶子指着到处乱看的程明说道。

李一然点点头,程明只好拿起茶壶给众人倒茶,程岚看哥哥吃瘪,捂嘴偷笑。

接过程明递过来的茶杯,李一然说道:“小灵是不是有事出去了,要不然我们过去找她。”

“不用了,我已经通知她了,情郎过来她肯定会赶回来的,急什么。”

“,”李一然有些不好接话了,只好转移话题道,“这新地方住的还习惯不?”

“凑合,说起来,你选的地方不是地底就是山洞,潮的很,衣服都干不了,整天呆在这种地方,对皮肤很不好的,你知道吗!”

“咳咳,事急从权,先忍忍,那个九神堂他们不是送了些地盘吗,还有暗影会那”

“他们有那么好心?都是些荒芜之地地理环境太差,有等于没有,至于暗影会,呵呵,人都杀总之晦气太重住不了人。”

“那有没有什么缴获?”

“我不清楚,都是冬蕊和那计账房管的,嗯?你问这个做什么,不会是想从小灵那骗吧,告诉你小灵也不清楚的,就为了防止她脑袋一热什么都给你了。”

李一然差点被茶水呛到,咳嗽几声,无语的说道:

“我有那么贪财嘛,只是帮老金,嗯就他,他有个东西被暗影会私扣了,想要回来。”

“老金,呵呵,我认识,高歌是你好兄弟是吧,来闹过几次,就是为了那东西,不过都被冬蕊打发走了。”

“啊!”老金惊讶的说道,“小高怎么没和我说那东西,你们到底得到没有?”

“什么你们的我们的,金三水,你现在还是我们零组织的一员,缴获的东西都归组织所有,想要拿回门儿都没有,除非立功才有可能奖励给你。”

“凭什么!你这是巧取豪夺不讲道理!”

“就不讲道理了,怎么着?”叶子得意的说道。

老金碍于李一然在场不敢造次,只好生着闷气,程岚苏小小捂嘴偷笑,程明也笑的拍腿,老金眉毛一瞪,把怒气撒到程明身上,两人在洞中打闹追逐着。

这时一道倩影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是易灵。

看见李一然,想要飞扑过来,叶子咳嗽几声,易灵才发现有其他客人,忍住激动的心情,走到程岚苏小小身边,摸着她们的脑袋,高兴的说道:

“你们俩怎么来了,也不提前通知我,嗯,越长越水灵呢。”

“嘻嘻,小灵姐姐是小小漂亮些,还是我更漂亮。” “易灵姐姐你好,是师父带我们来的。”

“哈哈,都漂亮,嗯,你们的坏蛋师父也来了吗,我怎么没瞧见?”

“咳咳,这么英俊潇洒的人站在这你瞧不见?小灵,你瘦了。”

“哼!还不是你害的,留下这么大烂摊子嗯?老金,你身边的是谁?”

“小灵姐姐,他是我哥哥,哥你太没礼貌了,整天疯,还不过来打招呼哼!小灵姐姐可是我坏蛋师父的心上人,你可不能打歪主意!”

程明刚打完招呼,听见小妹的话,看了一眼笑眯眯的李一然,急忙表明立场叫道:

“小妹你胡说什么!老大的老大的心上人,我只有尊敬,哼!小妹你越来越不把我这哥哥放在眼里了。”

“哼!是你都没哥哥样!”

程岚和程明又吵了起来。

叶子把李一然和易灵推进了内屋。

看着面前的娇俏人儿,李一然将易灵一把搂住,嘴唇印了上去。

良久,易灵喘不过气来,这才把李一然推开,柔声说道:

“她们还在外面呢,别,别,我们坐下说会儿话。”

坐在g边,房间里香味扑鼻,李一然拉着易灵略显冰凉的小手,笑道:“这是你的房间?太简陋了。”

“还好,刚转移过来,一堆事,没时间打理,小七,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想你了呗,来再亲一个!”

“少来,刚才是你趁我不备,哼,我可不是轻薄女子。”

“,嘿嘿,没事,你小手摸着也挺舒服的。”

“小七,别这样!”易灵按住了李一然想要攀沿而上的怪手,紧紧的把他的大手握住,娇嗔道,

“好好说会儿话小七,赤焰那边还好吗?”

“还行,暂时没什么危险,不过我想把我两个徒弟放你这,你没意见吧。”

“意见是没有,只不过我恐怕没多少时间陪她们。”

“不用,你可以把一些琐事交给她们,既省事又可以看看她们的兴趣和能力。”

“小七,你是想”

“嗯,我也不指望她们能够一鸣惊人出人头地,只希望她们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事,安稳一生就行。”

“小七,我怎么感觉你有些消沉了,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哪有,不过,小灵,你倒有事瞒我,别躲,她,是不是和你交上手了。”

易灵看着李一然的灼灼目光,低下头,半晌才说道:

“我没想瞒你,只不过,哎,输了,没脸告诉你。”

“怎么回事?”

“哎,她先找到狄胜,让狄胜做局把我的人引去,然后顺藤摸瓜找到了我们在那边的联络点,一锅端了

放心她估计看你的面子上,人只是打伤,不过已经放出话来,下次就是尸体,所以”

“别在意,一次失利而已,那狄胜现在是不是跟她?”

“应该没有,我手下探明狄胜如今跑到临城去了,也不知道搞什么鬼。”

“,呵呵不用理他,那狄胜你也别再想招揽,钟无敌那小子看上他了。”

“哦知道了。小七,你说,要是我和月隐门合作,怎么样?”

“不好,说了不怕你生气,零组织和月隐门实力天差地别,钟无敌那小子又是公私分明,你找他,他只会让零组织成为附庸,不好不好。”

“哎,我也明白,小七,我现在很是头疼,想把组织壮大可,可是哎!”

“别急,慢慢来,月隐门也不是一朝一夕建立起来的,慢慢积攒实力,对了,我给你刚找了两个手下,估计过几天”

“是叫任染和星落吧,已经找到我了,我把她们安排在分部,先考察一段时间。”

“啊,这么快,她们那离这可挺远的。”

“嗯,她们是花钱用城中专用传送阵一路传送过来的,那星落姑娘还和我哭穷,说嫁妆都花光了,小七,嘻嘻,钱我先垫上了,你得还我。”

“呃,她们是你手下啊现在,按理说你得给我钱,我帮忙了,别别手,我怕痒”